药香农女:山野汉的小娇娘_第70章 辣眼睛_药香农女:山野汉的小娇娘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爱看我啦

第70章 辣眼睛(1 / 1)

她眼含泪花,两只手紧紧地抓住里正,不停地摇着,又是撒娇又是埋怨。里正满口心肝宝贝的哄了半天,这才对温荷说:“楚然媳妇,你姐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她是为了大伙儿好,你不要这么说她。”温莲骄傲地抬起了下巴,得意洋洋地看了温荷一眼,对里正说:“老爷,要不我留在这里帮你收钱吧,人家看你这么辛苦,实在是太心疼了。”“也好,也好。”里正已经被温莲迷惑的没有理智了,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快要把药庐的病人逼疯了。有病人喊叫着:“现在领尸体要钱,过几天看病也要钱,而且一要就是十两,全村人加起来也不一定能凑够这么多。”旁边躺着的虚弱地说:“反正到最后都是要死,治什么治,不治了,还能给家里省一笔钱。”“对。”一个这么说,几十个病人一起这么说。本来在得意的温莲吓了一大跳,站在里正身边大呼小叫:“不治就不治,那你们都回家等死去吧。不过离开前,把药钱结一下,不然就打你们棍子。”她一说这话,药庐里的病人就又闹了起来,纷纷挣扎着要离开,不要住在这吃人的地方。周老先生和三子去安慰病人,还被人推倒在地。温荷守在门前,看着温莲说:“你看看他们都病成什么样了,你还在这里耍威风,你还有人性吗?”里正把楚楚可怜的温莲挡在了身后,怪温荷:“怎么跟你姐说话的,山野村妇,没有规矩。”“就是呀,人家是心疼里正这么劳累,也心疼妹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领尸钱会分给妹妹的。”温莲躲在里正身后,泪眼里都是得意。温荷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里正,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每逢遇到瘟疫,各个州府县城的药局都会派郎中来医治病人,分文不收,到时候领尸钱要是传到……”“咳咳,”里正听了这话,立马改变了口气,“楚然媳妇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领尸钱,没有的事。”他马上走到药庐前,对患病的村民说:“大家安心养病,治病钱分文不收,至于尸体,如果你们不能够接受火葬,为了安全,本里正会派人集中安葬。”“真的假的,不会又说话不算话吧?”里正说:“本里正在会附近几个村会贴告示,乡亲们安心吧。”病人们这才陆陆续续地安静了下来。站在一边的温莲不干了,眼看到手的银子飞了,一家十两,这么多病人那就是好几百两,到时候去镇上那能买多大的屋子啊?听说镇上的房子都是不漏雨不透风的大瓦房,几百两能够盖好几百间,买奴隶佣人也能买好几百个吧,到时候都来伺候她。剩下的钱还能给温武娶媳妇,那温家就是整个村子最富的人家,谁还敢看不起?她正做着美梦,被温荷一句话说的,什么都没有了。温莲恶狠狠地盯着温荷,转而看向里正的时候却是委屈万分:“老爷,那个什么药局很厉害吗,能比你还大的官?”里正一听这话,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哎呦,我的宝贝莲儿,你咋这么单纯呢?不过这都是男人的事,你只要好好伺候我就行了,其他的事不用操心。”温莲娇羞地说:“老爷,荷儿知道那么多,能为老爷解决烦恼的事情,莲儿也很羡慕,想像妹妹那样。”里正忙把她抱进怀里,心疼地说:“我的心肝,老爷可舍不得你去药庐里受苦。”温莲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娇滴滴地说:“老爷对莲儿可真好,有了老爷的疼爱,莲儿上辈子不知道修了多大的福分呢。”温荷已经忙得顾不上这两个辣眼睛的人了,渣男贱女,随便吧。不过倒是可怜了大赵氏,里正已经有几个争宠的小老婆,要是温荷再一去,那可真就是家宅不宁了。这一忙就忙到了后半夜,外面的人什么时候走的也没有印象了,就剩楚然还坐在药庐的门口,寸步不离地守着她。温荷悄悄地走过去,猛地叫了一声:“楚然!”这个时候整个村子都睡下了,四处静悄悄的,就算她声音再小,也是很吓人的。楚然早就听见她走过来了,但是为了配合她,还是装作被吓到的样子:“你是谁?”他是个直男,装样子都冷冰冰的,好像要吃人,温荷有被笑到。她隔着篱笆跟他说话:“你回家睡觉吧,一夜一夜这样熬,你身体怎么受得了呢?”“不怕,我是男人。”温荷笑着说:“我知道,你是我男人啊。”她说话的时候,眼睛都笑弯了,好像他是她男人是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楚然的心里又酸又甜,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好,值得她这样用心地对待她。“累了吧?”他看着她眼睛里露出万分疲惫,就把手伸了过来,“在我怀里睡一会?”温荷摇摇头:“虽然换了衣服,但是也不安全,别传染给你,而且还有篱笆挡着,我们就这样说说话就很好了。”“你说。”他低头看着她,目光里无限的温柔。温荷坐在篱笆前,小声地说:“楚然,你说瘟疫什么时候能消失啊?”“很快,现在已经是冬天了,瘟疫不像夏秋蔓延的快,”他看着她小小的身影,心软化的像是一口泉水,“而且我媳妇是神医。”温荷笑了起来:“楚然,你这么会吹彩虹屁吗?”“什么是彩虹屁?”温荷故意说:“就是下雨之后,天边的飞虹放的一个屁。”楚然更不明白了:“飞虹也会放屁吗?是龙吸水之后,龙放的屁?”温荷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前仰后合:“不是啦,彩虹屁的意思是,我在你眼里就是宝,就算我放屁,你也会把它说成是天边的飞虹。”楚然定定地看着她,过了很久,他才说:“嗯。”温荷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原来你说谎也是这样面不改色哎。”“没有说谎,你就是我的宝。”【作者题外话】:三更18:00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