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美人_第2章 欲迎还拒的第二天_心机美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爱看我啦

第2章 欲迎还拒的第二天(1 / 2)

心机美人 阿扶光 5315 字 5个月前

“通房?”

裴钰安让屋子里的婢女退出去,又等昌泰郡主收好白绫,从椅子上下来,递了盘点心示意昌泰郡主先吃他再说。

昌泰郡主闻着香甜可口的桂花味道,忍住饥肠辘辘道:“你先说你什么意思,你收通房,你是要收云郦为通房?”

裴钰安点了点头。

昌泰郡主一愣,猛地站了起来,“这不是委屈云郦那丫头了吗?”

她想裴钰安纳的可是良妾,即使是主母也不能轻易买卖折磨,但通房就依然还是贱籍,主母若是不喜,发卖都成。

裴钰安慢吞吞地喝了口碧螺春,道:“母亲,她只是一个丫环。”

昌泰郡主还是有些犹豫,“云郦出生是低贱了些,可我们祖上数个几代,也不是什么富贵之家。”这话倒也没说错,大安建朝不过百年,镇国公因辅佐开国武帝有功才得了这世代爵位,之前不知道在哪放牛割草,是以昌泰郡主不太看中出生,何况她母亲虽是长公主,但父亲却是农家子出生的探花郎。

当然了,还有一层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刘青燕太可恶,霸占她的儿子,不尊婆母,任性妄为,她就得给他儿子纳个妾好好杀杀她的威风。

裴钰安放下茶盏,“既然母亲觉得委屈,换个人也成。”

昌泰郡主想也不想地拒绝道:“不行,我的孙子也不是什么歪瓜裂枣可以生的。”外面来的她不放心,云郦和采容是她最喜欢的两个丫头,但采容前段时间因病离府了。

当然,比起采容,她觉得云郦是最适合的。

裴钰安无所谓,让昌泰郡主做主,然后便起身去了刑部。

裴钰安走后,昌泰郡主略想了想,让人把云郦叫来,云郦来后,她也不让她伺候,而是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她跟前的小凳上,笑眯眯地道:“云郦,世子同意收了你了。”

云郦剪水秋眸里浮现一丝惊讶,下一瞬,她羞涩地低下头。

昌泰郡主满意地打量着她羞赧动人的模样,又说道:“不过他只同意你以通房身份过去。”

通房?云郦不动声色地遮住眸中的复杂之色。

昌泰郡主继续道:“但你不必着急,等你慢慢笼络住他的心,提姨娘就只是一句话的事,况且只要你生了孩子,这辈子便有了依靠,你也不要觉得委屈。”她说完看着云郦。

云郦墨黑眼睫忽地抬起,连忙道:“能伺候世子是奴婢的福气,奴婢怎么会委屈。”话罢好像觉得自己太激动了,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

昌泰郡主满意地拍了拍云郦的手,道:“你现在回去收拾收拾,以免夜长梦多,今日便去世子的德安斋里。”

云郦收拾好东西,拎着包袱往德安斋去,走到花园里背后突然响起一道阴冷声音:“你可真是有本事啊!”

云郦呼吸微滞,她笑着扭过头福了福身:“二公子。”

裴寂阴白的脸上浮现几抹恨意:“难不成看不上我,是勾搭上了我大哥。”他说完就云郦伸出手想摸云郦的脸。

云郦后退一步避开他的手,垂下眼皮道:“二公子慎言慎行,奴婢如今已是世子爷的人了。”

裴寂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他不怀好意地盯着云郦,但裴钰安的确让他不得不收敛,他可以不择手段地得到昌泰郡主身边的丫鬟,他虽是庶子,却也是镇国公之子,昌泰郡主不可能因一个丫鬟将他如何,但若是敢抢裴钰安的女人,昌泰郡主定不会善罢甘休。

思及此,裴寂看着云郦那张秀美不凡的脸,冷冷一笑:“我就看你能在我大哥身边待多久!”

“我大哥那个人可是不近女色的很,到时候……”他阴笑了两声,目光从云郦头顶扫到脚踝,这才转身离开。

云郦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重重地咬了咬牙。

但很快,她就没事人一样笑着到了德安斋。

**********

黄昏,裴钰安前脚刚迈进镇国公府,后脚就知道云郦已经挪去德安斋的消息,裴钰安沉默片刻,问道:“世子妃回来了吗?”

“今中午已经回来了。”长随扁余道。

裴钰安颔首,官服未换,抬脚去了留燕居。

留燕居内,刘青燕的奶嬷嬷陈氏看着坐在太师椅上仔细擦拭弯刀的刘青燕,忧心道:“姑娘,听说今日世子都收通房了,你怎能……”

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一下阵请世子安的声音,陈氏双眼一亮,赶紧迎上去,没等她走到门口,裴钰安便阔步而入。

裴钰安一进门便瞧见刘青燕又在擦拭那把他万分熟悉的长刀,陈氏瞥了眼裴钰安的脸色,想提醒刘青燕把那东西收起来。

刘青燕充耳不闻,裴钰安看了那把刀片刻,在刘青燕旁边的椅子坐下,“青燕,我收通房只是权宜之计,并不会碰……”

话还没说完,刘青燕猛地抬起头,冷漠地打断道:“你要收便收,关我何事?”

裴钰安脸色微僵。

“不过今日你来的正好,你给我三千两银子。”刘青燕口气不好地道。

没等裴钰安出生,奶娘陈氏先道:“姑娘你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

刘青燕脸带讥讽地看着裴钰安:“自然是为了给他这种给人堕胎的无耻之徒赎罪……”

裴钰安闻言脖上青筋直跳,“刘青燕,闭嘴,”说完他闭了闭眼,克制住心中怒火,“我说过很多次,你的孩子不是我……”

“记得把银子给我,你可以滚了。”刘青燕低下头,重新擦拭起那把长刀来。

裴钰安看了她几眼,突然觉得自己活该,冷着脸起身离开。

陈氏不由追了裴钰安几步,等裴钰安离开,她扭过身苦口婆心地道:“姑娘,你总这样下去,世子就算喜欢你,早晚有天爱意也会耗尽的。”

现在征兆就很明显了,以往世子隔三差五便来留燕居一趟,如今一月就一两回。

如果没事,一两回都不来了。

且若是以前,就算夫人以死相逼,世子爷也不可能收通房的,毕竟以死相逼只是手段,夫人不可能真的去死,世子还有各种办法解决问题,而这次他明显选了个省力的。

银白刀刃映出刘青燕削瘦冷漠的脸,“这样卑鄙无耻的人,我巴不得他离我远点。”

陈氏急道:“姑娘,那件事也不一定是世子……”

这句话戳到刘青燕的通脚,她忽地一下站起来,嘶吼道:“雨凝临死之前说,就是他逼她下药,害了我和师兄的孩子的!”

陈氏一惊,见门窗都紧闭,才松了口气:“姑娘,你小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