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美人_第5章 欲迎还拒的第五天_心机美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爱看我啦

第5章 欲迎还拒的第五天(1 / 2)

心机美人 阿扶光 4475 字 5个月前

裴钰安听罢,神色微变,猛地起身离开。

云郦目送裴钰安骤然离开的背影,遗憾地叹了口气,同时想起他和刘青燕间的恩恩怨怨,倒颇为期待他去见她这一面。

感情这东西,相处的日子越久会越深,但对于有些人来说,接触的越多那情分却会渐淡,直至烟消云散,片甲不留。

去留燕居的路上,裴钰安弄清楚了是什么事,原因得从那天刘青燕救了十几个流民说起,因救了人,她这段日子倒是时时去探望别人,其中有个十八九岁容貌不错的青年便动了凡心。

但也没做出任何逾越之事,少年慕艾而已,可世子妃察觉后,直接骂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少年羞愧难当,不过倒也没有做什么,倒是少年的妹妹听到哥哥被如此辱骂受不住,趁着世子妃不注意拿出匕首捅了她。

那小姑娘其实对世子妃早就怀恨在心,因她家本在京城有家杂货铺,能够安安稳稳的过生活。那日街头流氓来收保护费被世子妃碰到,世子妃便狠狠地教训那流氓一顿。这本是件行侠仗义的好事,但那流氓保护费收的不高而且真干事,如果有什么宵小盗贼在他的地盘犯事,他首先不依。

但经过刘青燕的干涉,流氓彻底恼了小姑娘一家,发现小姑娘一家被人纵火时,看到也当没发现。那夜风又大,小姑娘家的杂货铺全被烧了,父母病逝,欠了一屁股货款,等把货款结了,就流落街头,然后又被世子妃给遇到了。

“庆幸的是没伤及要害,世子妃只是右臂被划伤了。”

裴钰安越听眉皱的越深,很快就到留燕居的门口,婢女们看见裴钰安,忙叫世子,裴钰安阔步往院中走,刚到正房廊下,便听屋子里传来一道惊愤的声音:“陈嬷嬷,你让他来,存心是想我一辈子都伤重不愈吗?”

裴钰安的脚步顿住。

房间里似乎传来了陈嬷嬷柔声劝慰的声音,最后都归于女人尖锐地让他滚。

裴钰安觉得自己真是犯贱,明知道她对他不屑一顾,恨之入骨,可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脚,巴巴地来了。

他又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刘青燕时,她一袭红装骑在枣红骏马上,眉眼间金全都是肆意骄傲,那种他从来不曾拥有过的放纵和明艳,可想起现在她做的事,是她变了,还是记忆被自己美化过,裴钰安一时弄不清楚。

就在这时,奶娘陈氏走出房间,略带尴尬地望着裴钰安,“世子,世子妃受了伤心情不好,你别和她一般计较。”

裴钰安闻言一言不发,转过身利落地离开。陈氏一怔,因为从前世子妃再过分,裴钰安也没有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她本以为这次世子也会关心世子妃几句的,毕竟世子妃还受了伤,思及此,陈氏脸色忧虑地回到房间。

见刘青燕呆呆地望着挂在墙上的弯刀,她脑袋抽疼,“姑娘,世子……”

“别提他。”刘青燕冷冷地道。

如果是往日,陈氏或许就不会继续惹刘青燕不开心,可刚才裴钰安的反应让她心头不妙,便不由多说几句。

刘青燕拿起玉杯重重扔在地上,“我让你别说了!”

陈氏即使还想说,见她情绪不稳定也不敢继续说了,连忙闭了嘴。

云郦把几样编制好的动物收好,端了杯养颜美容的蜂蜜水小口抿着,耳朵听见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她推开门朝院子里望去,裴钰安脸上没表现出来任何恼怒,可云郦注意到他脚下步子略微加快,及至裴钰安回了正屋,云郦关上门,眼底略过一丝笑意。

想着今夜的事,云郦琢磨好次日应该怎么做,她才慢慢睡去。

大安是单朝双不朝,今日逢双,裴钰安不必上朝,但依旧一如既往地准时起床,在院后打了一套拳法,洗漱之后,早膳就摆好在膳桌上。

而他一进门,便瞧见那翡翠玉盘上栩栩如生的动物糕点,有蜻蜓有蝴蝶,玉兔奶猪,每一样都憨态可掬,尤其是那挺着大肚子打着呵欠的奶猪,捏了张搞怪的嘴巴,见之便不由自主地想翘起唇角。

许是见裴钰安一直盯着那碟子糕点,谢嬷嬷上前说道:“这糕点是云郦姑娘做的。”说着她瞧了眼裴钰安的神色,看不出什么所以然,她便补充道,“云郦姑娘天不亮就起床了,特意给世子做的这份糕点。”

裴钰安在椅子上落座,深邃目光落在欲令人开怀的奇巧糕点上说:“去把她叫来。”

谢嬷嬷闻言,神色一喜,“老奴现在就去。”

云郦听到这个消息,略作收拾便进了膳堂,进门她先看了眼案桌,水晶虾饺,谷面馒头都用了些,只是她做的那盘点心依旧如常。

云郦心中万道思绪闪过,脸上依旧恭敬谦卑地站在一侧。

裴钰安没吭声,用了一顿早膳拿帕子擦拭过唇角,他才抬起头看向云郦。

云郦垂眸道:“世子。”

“你以前表现的很好,但你只要做好你该做的东西便是。”他的声音寡淡而冷薄,暗含不愉。

云郦惊愕地抬头,裴钰安起身大步离开膳厅,云郦扭过头目送裴钰安背影消失,扭头看向膳桌上一动没动的点心,眼里闪过一丝晦色。

谢嬷嬷站在门外,见裴钰安面色不善地离开,她赶紧进门看云郦,便见云郦神色落寞孤寂,她叫了一声云郦姑娘,云郦仿佛现在才察觉到人来,她赶紧堆出一丝笑:“谢嬷嬷。”

谢嬷嬷叹口气道:“你还没吃早膳呢,快去用点吧。”

裴钰安其实倒不是和云郦生气,但既然说好只是假装同房,他不愿云郦生出任何之外的情。

虽他心情不好,略微有些牵怒,但并非全是坏事。

既对人无意便不要惹人误会,将来事罢,他可以给她觅个好人家。

只是暮色西沉他从刑部归来,刚在前书房坐下不久,便有小厮匆匆来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