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美人_第9章 欲擒故纵的第九天_心机美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爱看我啦

第9章 欲擒故纵的第九天(1 / 2)

心机美人 阿扶光 6198 字 5个月前

云郦的声音好似有些难过:“奴婢,奴婢就是想到如今欺骗夫人,心里有些不好受。“

裴钰安闻言一愣,淡淡地问:“既如此,你为何还要欺骗她。”

云郦抿了抿唇,“因为不这样,世子和夫人都会难受,世子是夫人挂念之人,世子和夫人僵持不下,夫人不仅会生气,还会伤心。”说着她清澈的眼看向裴钰安,像是随口感慨道,“两全其美对奴婢而言,太难了。”

两全其美?

裴钰安不知想到了什么,他静默半晌,然后才说:“你出去吧。”

云郦却没有退出去,有些迟疑似的,裴钰安觉察到了,问道:“还有何事?”

云郦垂眸道:“奴婢的一个小姐妹近来有些不舒服,奴婢明日想出府去看看她。”

这不是什么大事,裴钰安颔首道:“你去吧。”

云郦脸上露出个笑:“多谢世子。”

裴钰安却没再回答云郦的话,他径直走到云纹紫檀长条案桌前,翻开一本中庸。

镇国公府里,规矩算是宽和,但丫鬟出门的限制比小厮还多,若不是陪着昌泰郡主出门,云郦也就两三个月能出去一趟。

既求了裴钰安恩典,云郦第二日便拿了对牌,早早出府,她出府后先去了一家香烛铺子,买了纸钱蜡烛,又去京城最出名的第一包子铺,买了几个香飘四溢的大包子,然后雇了一辆马车出了城。

京城东郊燕鸣山,有多座孤坟,云郦拎着竹篮,不一会儿就寻到了一座土坟,坟前用木板写了四个扭扭歪歪但是每一笔都要刻入木缝里去的字。

赵容之墓。

云郦盯着那座土坟看了许久许久,又笑着打开裹着包子的油纸包,放在墓前,沉默良久。

天好像下雨了,云郦连忙抬手抹了抹掉在面颊上的水渍,笑着说:“姐姐,今天是你的生日,秀秀带了你最喜欢吃的肉包子来。”

“嗯,秀秀最近过的很好,我月钱涨了,八两银子一个月,可以买好多好多肉包子,你不用担心秀秀会饿肚子。”

“还有我最近又长高了一点,就是夏天来了,热得瘦了些,不过你放心,等秋天来了我就会胖回来的。”

话落,点燃的香烛升起青烟袅袅,云郦脸蛋紧紧地贴在墓碑上的赵容二字上,努力笑了下,“你放心,秀秀会过的很好。”

说完这些,云郦笑着擦了擦眼角,收拾东西离开燕鸣山,只是刚站起来,又忍不住往回看了眼,然后就不由得流眼泪,她边擦眼泪边笑着说:“姐姐,秀秀还是有些没用,我还是忍不住想你怎么办?”

她低低地说完这一句话,耳畔有风声蝉鸣,鸟啼花开,有路人笑交声,可再没有一道声音是属于她的。

会擦干她的眼泪说秀秀别哭了。

她吸了吸鼻子,自己把眼泪擦干,弯着唇道:“下一次,秀秀一定不哭,姐姐,我走了。”

说完话她笑着走出燕鸣山,在山外等候的车夫见云郦双眼通红,倒也没说什么,这是别人的事和他何干,他不过是讨生活的车夫,便笑着问:“姑娘,现在带你回城吗?”

“嗯,去城南的长马街。”云郦掀开车帘上车道。

“好嘞。”

马车到达京城南边的长马街时,云郦的脸色看不出任何异样,她结了车费,往长马街里走,有一家如意小面馆。

已经过了饭点时辰,小面馆内十分安静,一个妇人旁边用两条板凳拼成的临时小床上睡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妇人轻轻摇动着扇子,还有一个婆子守在灶前。

云郦拎着点心进去,叫了一声红玉姐。

路红玉听见声音扭过头,见是云郦,突然笑道:“秀秀,你今儿个怎么有空来?”

说罢就招呼她坐下,又亲自去倒茶。

“许久没来看红玉姐和安安了,我来瞧瞧。”她把手里的点心放下道。

路红玉倒了一杯凉茶给云郦,瞧见那上好油纸包的点心,皱眉道:“你人来就算了,还买什么东西。”

“我给安安买的。”云郦喝了口凉茶,又看向路红玉,见她眼下泛青,气色不佳,蹙眉道,“红玉姐,你最近身体怎么样,还是遇到什么事了?”

路红玉听罢一僵,但摇头道,“能有什么事,就是夏天来了,不太舒服。”

话音刚落,门外便响起一阵重重拍门的声音,路红玉猛地站起来。

云郦扭过头,只见几个身体彪悍气质粗鲁的壮汉走进来,路红玉吸了口气,皱着眉头出去。

带头那个招风耳见路红玉走上前来,示意兄弟把东西拿给路娘子。

一套火红的嫁衣便被塞进路红玉的手里,招风耳□□道:“哥几个是替大哥送嫁衣的,顺便提醒路娘子一句,三日后花轿会准时来接路娘子。”

说完,也不管路红玉同不同意,直接招呼几个凶神恶煞的兄弟耀武扬威地离开。

等几人离开,云郦拧着眉走到路红玉跟前,问怎么回事。

路红云把嫁衣扔到一边,呸了口道:“能怎么回事,还不是个老恶棍看中老娘美色便逼老娘嫁给他。”

说着,见云郦目光忧虑,她笑着拉她坐下,“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也不是白混日子,也有几个相熟的小吏,等会儿我就去拜托他们帮我解决这件事,你不必担心。”

云郦揣摩了她话里的真假,然后说道,“红玉姐姐,你去拜托小吏人情银子得花不少,这件事我帮你就成。”

“你?”路红玉摇头道,“我知道你在国公府当值,但说句不该说的,下人不好当,这不名字保不住,秀秀多好听呀,改成云郦,当然我知道你在国公府里认识了有本事的事,但你自己……”

路红玉知道云郦现在成了国公夫人的大丫鬟,日子比从前好过不少。但那是云郦豁出命挣回来的,比如说那昌泰郡主遇刺,若不是云郦替她挡了一刀,说不准得吃大苦,但可怜云郦受了伤。

当然那昌泰郡主说对云郦好,虽后来的确不错,可若是碰到自己的利益,便会毫不犹豫牺牲云郦,如那次她那个四十岁的心腹看中云郦,若不是云郦机敏,昌泰郡主说不准就将她配给那人。

她们那些贵人,怎么会把奴婢当做平等的人呢?

“红玉姐放心,你让我帮你解决这件事情,还是帮了我忙呢。”

路红玉略有不解。

云郦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总而言之,你交给我吧,你把来龙去脉和那几个人的底细给我说说。”

路红玉见她一脸真诚,不似作伪,虽有迟疑,但还是磨不过她的坚定,毕竟她对云郦说的简单,其实这几个人是有名的地痞流氓,她真不能保证解决,便一一把事给她说了。

而云郦得知这几人背后还颇有势力,为非做歹好长一段时间,勾了勾唇。

说服好路红玉,等她儿子安安醒后云郦陪他玩了会儿,她便提出告辞,之后便回了国公府。

她回来的时辰约摸申时,裴钰安还未归家,云郦思考了下,便去厨房做了份冰雪甘草汤和几样清凉可口的点心。

等食物准备好,便得到世子回来的消息,正在书房歇息,云郦回去换了身衣裳,洗了洗脸,用漆盘托着冷饮点心进去。

裴钰安正靠坐在铁梨木榻上,许是遇上烦心事,微闭着眼,眉头紧锁,手按在鼻骨上。

云郦轻手轻脚上前,把散发凉意的冰雪甘草汤放在铁梨木椅中的小方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