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机美人_第20章 欲迎还拒的第二十天_心机美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爱看我啦

第20章 欲迎还拒的第二十天(1 / 2)

心机美人 阿扶光 3941 字 5个月前

云郦谦卑道:“奴婢知道。”

宋柔安满意地笑,示意丫鬟给她搬张椅子来,她坐在树荫下摇着团扇道,“乖乖跪好。”

云郦面无表情地跪着。

宋柔安和丫鬟聊天解闷,时不时取笑云郦几句。一个时辰后,连烈日下的云郦嗓子摇摇晃晃,宋柔安这才满意地起身道:“今天就放过你了。”话落她便带着丫鬟心情颇好地离开。

云郦慢吞吞地起立,凹凸不平的碎石地跪了一个多时辰的膝盖似乎已经废了,云郦脸色扭曲了瞬,慢悠悠地往房间走去。

她和裴钰安在一间院子,刚进门便瞧见在树下纳凉的裴钰安,她眨了眨眼睛。

裴钰安看向云郦略显凌乱的衣裳和一瘸一拐的双腿上,“你怎么了?”

云郦垂下头低声道:“奴婢刚不小心摔了一跤。”告诉裴钰安能怎样,现在的她不过是个可心的丫鬟,就算裴钰安不满柔安郡主的行为训斥她,可会让柔安郡主在她跟前跪一个时辰吗?会侮辱她一顿吗?不会的。说不准还会激怒宋柔安,更加疯狂的折磨她。

裴钰安眉心微皱,俊雅的脸上略过一丝晦色。

云郦看着他的神色,也就在这一瞬,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在距离裴钰安还有几步时,她双膝一软,差点歪倒在地上。

群青色衣角出现在云郦眼前。

云郦双肩一颤,连忙稳住身形垂眸道:“奴婢先回房了。”

才走一步,背后传来裴钰安低冷的声音,“站住。”

云郦咬着牙不稳地立在原地。

裴钰安饶到云郦前方,云郦立刻把头压的更低了,裴钰安只能瞧见一个乌漆麻黑的头顶,“你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郦垂眸一声不吭。

裴钰安的声音似乎冷了点,“嗯?”

似乎有克制的啜泣声传来,裴钰安呼吸一窒,云郦泪眼婆娑地抬起头道:“世子就不要问了好吗,就当奴婢求求你了。”

这是云郦第二次在裴钰安跟前哭,和上次那一滴泪的宣泄不同,这次她情绪依旧掌握得掌握恰到好处,眼眶里积蓄蒙蒙水汽,但眼泪并不落下,她似乎想笑一下,便扯了扯唇角,同时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从眼眶滑落,梨花带雨甚至都不能描绘出的哭泣美感。

裴钰安嘴唇动了动。

云郦连忙低头,哽咽地道:“当奴婢哪儿有不受委屈的,世子为奴婢好就别问了,奴婢回房了。”话说完云郦垂着脑袋跑进了房间。

裴钰安漆黑的眸盯着她的背影,他扭过头命令道:“去查查发生了什么事?”

常余领命,庄子小,两个时辰常余就弄清了来龙去脉,将缘由禀告给裴钰安。裴钰安深吸了一口气,没料到是这么一回事,他以前没怎么关注昌泰郡主身边的丫鬟,自不知道云郦是怎么和柔安相处的,当然他一直知道宋柔安对他有几丝情谊,明里暗里暗示过许多遍,只宋柔安和寻常贵女不同,陛下不是太后亲子,唯有平宁公主是当今太后唯一的女儿,而平宁公主膝下唯宋柔安一女,她的性格历来就是放纵刁蛮的。

他以前也暗示过宋柔安的性子需要好好□□,可平宁公主只这一个嫡亲女儿,太后也是恩宠有加,再者说,于他们而言,欺负丫鬟不算大事。

裴钰安沉默了半晌,最后示意常余将带的玉肌膏给云郦送去。

云郦推开门接过常余送来的药膏,常余又道:“云郦,世子还让我告诉你,柔安郡主不好相与,以后遇见她远远避开。”

果然如此,他不会为了自己出头,云郦能够理解裴钰安的做法,她在他那个位置,也不会为了一个婢女去收拾自己的嫡亲表妹,得罪表姨,不是不能够,只是不值得。

不过裴钰安这么做才好,如果现在他就对她很好了,她实在是有些不忍心继续引诱他呢。

云郦目送常余背影远去,拿着玉肌膏回到房间,她打开玉肌膏,清淡的药香传来,的确是比她涂的伤药要好上数倍,云郦慢吞吞的摸上新药。

翌日一早,云郦双膝还是略有不适,不过她走出房间时没表露一丝一毫。

裴钰安要去昌泰郡主那,云郦跟着他一起去,她今日穿的是件鹅黄色的半臂襦裙,衬着她明暖的微笑,走向裴钰安时,像极了暖日里扑面而来的蝴蝶。

瞧见笑吟吟的云郦,裴钰安不由得笑了下,下一瞬,他脸色微微一变道:“如果不舒服,就找大夫来看看。”

“奴婢用了药,已经好的差不多。”怕是裴钰安不相信,云郦特意在他面前跳了跳。

裴钰安嗯了声,然后抬脚往前走去,云郦眯了眯眼,也跟上前去。

两人去昌泰郡主那请安,去的不巧,宋柔安正坐在昌泰郡主跟前,她瞧见云郦跟在裴钰安背后进来,凤眸微眯,“云郦,过来啊。”她起身亲亲热热地拉住云郦的手,“昨儿你给我按了按脑袋,果然没那么疼了,今日再给我按一按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