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说我是女配![穿书]_第23章 023:师姐_谁敢说我是女配![穿书]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爱看我啦

第23章 023:师姐(1 / 2)

苏饴糖骑着机关鸟回小药山,坐在鸟上的时候脑子里就转个不停,各种发散思维,脑补了各种各样的剧本。

等到了小药山山顶,苏饴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的小房子修得更大了一些,单间的竹楼如今修出了四间,有客厅、卧室、厨房以及单独的厕所……

这才一天的功夫,房子都拆掉重建了?

屋外的灵田倒是没动,只不过跟她想象的一片狼藉也不同,田内的土豆苗和其他灵植长得郁郁葱葱,就连那葡萄藤都在歪倒的架子上爬了起来,还顺着架子缠上了木栅栏,一路蜿蜒到了无花果树上。

没有人为的约束,它们自然生长,凌乱之中透出一股狂野的美感,勃勃生机是在深秋里积蓄力量,向寒意亮出的刀锋,叫苏饴糖都眼前一亮。

要不就不拘着它们,让它们自由生长?

她视线落到田里,那些被毁掉的土豆也长得极为茂盛,反而是中央那株从前涨势喜人的小灯泡如今像个小可怜似的被其他植物给遮了大半,只露了两片细长的叶子出来,被挤得都无精打采的了。

“你一株杂草还长不过别人。”苏饴糖把压在它身上的叶子挪开,然后对几株土豆下了狠手,给小灯泡腾出片位置。

她原来在田里放的软垫还在原地,只不过沾了许多泥,又脏又破俨然不能继续用。

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进了屋,把屋内阵法开启后,苏饴糖把滚滚给她的玉髓碎片拿了出来,放在手心里仔细看。

碎片一共有五片,最大的有拇指指甲盖大小,最小的像芝麻粒儿。

蕴石草的叶子温养神识是要点燃,而这玉髓,则需要将神识注入其中。

苏饴糖选了最小的一片尝试。

她觉得使用了玉髓后,精神头倒是好多了,就好像饱饱的睡了一觉后起床,先伸个懒腰,再精气神十足的开始新的一天。

但一看识海,仍是密密麻麻的碎片,只叫人头皮发麻。

苏饴糖:好像跟以前也没什么区别。

男主得到玉髓之后,识海直接跨了一个境界,以后元神修炼速度也远超旁人,通俗来说,就是他金丹期的时候,元神就有别人元婴期那么强大,这是他越级打怪的最强杀手锏。

苏饴糖本以为她现在神识这么破破烂烂,一丁点儿玉髓也能叫她识海改善,起码也能凝成一滴水,哪晓得根本没变化。

碎片依旧是碎片,还得她自己一针一针的缝。

吸收玉髓没有吸收灵气那般的刺痛感,她不信邪,把其他几片玉髓通通吸收,然后发现识海依旧没什么变化,倒是她这会儿头脑清醒,就跟喝了几大杯咖啡一般,都想立刻拿出今天买的那些玉简图谱,痛痛快快的学习一番了。

脑子清醒,思维也转得快。

苏饴糖推测云家覆灭至少还得两年。

而造成云家覆灭的凶手,只能是外来势力,修为应该在金丹后期,甚至是元婴境界。

她这样的菜鸡,又不能透露剧情相关的事,想要靠自己修炼来帮助云家脱困不切实际,而她目前唯一能抱到的大腿,只有冷翠山上的黑白滚滚了。

滚滚的修为是金丹期大圆满。

她还听说滚滚其实是可以突破元婴期的,它就是懒,不愿意冲击元婴境。

它太懒了,按照原剧情,云家出事它没准都在睡大觉呢。

所以,她若是能讨好滚滚,在云家遇到麻烦的时候说服滚滚前来相助,基本上能解决问题了吧。

若是连滚滚都解决不了,那敌人太强大,他们只能躺平任嘲了。

如何才能讨好一只滚滚?

首先,她得把冷翠山的竹子给照顾好了。

最好能改善一下滚滚的生活环境,它随时倒地就睡,地上哪有软软的窝里舒服是吧。

不知道这只滚滚喜不喜欢梳毛。她想弄一把可以按摩的小……

大梳子。

给冷翠山上的大滚滚梳毛,怕是得要个钉耙。

正想着,苏饴糖感觉身上的传讯符轻微晃动一下。她脑子里都响起了BGM,“小甜甜,接电话啦!”

云听画找她了?

苏饴糖连忙把传讯符掏出来,神识微微注入一缕,忽觉对面气息不对。

她只跟云听画交换了传讯符的呀。

修真界的传讯符还忒么能打错电话的?

“苏菁,真的是你。”声音有几分低沉沙哑,好似说话之人情绪也复杂得很。

对方的声音略有些耳熟,她正努力回想在哪儿听过,就听对方继续说道:“苏菁,是我。”

哦,苏饴糖想起来了。这说话的人白天才见过,就是那个剑宗楚修。

她没有跟楚修交换传讯符。

苏饴糖心头一跳,她的确没有跟楚修交换传讯符,但苏菁跟楚修交换过传讯符。

传讯符是神识绑定的,符只是媒介。哪怕更换了一个传讯符,曾经有过神魂烙印的修士,彼此之间无需再打烙印,便能直接进行交流。

新买的手机都不需要一键转移电话号码,因为电话号码都存在了内存卡里。

他们的神识,大概就是那个内存卡了。

难怪他一开始用那样的语气说话。

“苏菁,真的是你!”

他白日里在那说苏菁你变了,难不成还真怀疑到了夺舍,若是这传讯符无法接通,她岂不是会被打成魔修!

苏饴糖一阵后怕。

原来她已经被人怀疑过了。

是因为她融合了苏菁曾经记忆的缘故吗?她跟苏菁的神识是融合贯通的,所以才不影响传讯符的使用?

苏饴糖猜不出个所以然,她冷静下来,皱眉道:“你有什么事?”

“师姐,我知道你现在过得很苦。”

不不不,其实我现在一点儿也不苦。

她穿过来之前也是一个人过,没了一双腿,基本都呆在家里。好心人很多,她也快快乐乐的迎接着每一天,然而心底里依旧有站立起来的渴望,所以能够穿到这本书里重活一次,对苏饴糖来说其实是幸福的,并不苦涩。

她喜欢这里的山山水水花花草草以及那一群大小萌物。只要小命能保住,她能在这里苟很久!

苦的是那些年被关在小阁楼里的苏菁,没了父母,亲人落井下石,身体和心灵都备受煎熬。日日夜夜,犹如烈火烹心。

可在她痛苦难受的时候,她指点过剑术的师弟从未出现过,没有问她过得好不好。

这些属于苏菁的记忆。它就在那里,像是一本书。

楚修的话就好似给了她一个检索条目,让她从翻开了那一页。

这个所谓的师弟呵……

楚家也是世家,楚修实力也不错,在小澜州的青年才俊里头占据了一席之地。他若有心出力,怎么也能照拂苏菁一二。

但是他没有。

如今跳出来装什么好人呢?

苏饴糖:“有事你就直说吧,没事我挂了。”